主页 > 今晚免费一肖一码 >

蔬菜价格回落:三代企业家眼中的深圳_ ### _ ###

时间:2018-05-29 01:11

来源:未知作者:admin点击:

    王卫1993年创立顺丰速运,2002年迁至深圳发展。
    深圳吸引王卫的是其生机勃勃的生态系统:进出口总值约占全国的10%;创投机构数量是全国的三分之一;PCT国际专利申请几乎是全国总量的一半。
    历经2005年前后深圳人口、土地、资源、环境承载力四个“难以为继”的阵痛,历经2008年国际金融风波,顺丰这个当年的小微企业不断成长、壮大。
    什么是深圳?王卫的回答是:环境。
    营造干得了事、干得成事的氛围,这是深圳孜孜以求的目标,也是中国改革开放的重要理念。
    改革开放,特别是进入新时代以来,深圳在营造国际化法治化便利化营商环境方面下足了气力。
    ——大刀阔斧进行体制机制的改革,率先推动商事登记改革并持续深化;
    ——着力推动政府服务高效化,进行多轮行政审批制度改革,大幅压缩审批事项和时限;
    ——大力强化知识产权保护,探索实施惩罚性赔偿制度,设立知识产权质押融资风险补偿基金。
    这些引领 *** 主义市场经济风气之先的改革举措,为深圳释放出空前的活力。
    这些改革都围绕着一个目标:让企业更便利、更有空间。
    很多年后,王卫跻身胡润排行榜。
    在他看来,改革开放的过程,就是政府不断破除固有僵化的体制机制的过程,就是政府不断完善服务界定与市场边界的过程。
    有了自由生长的环境,顺丰如鱼得水,不断创新业务模式,不断扩张业务范围。
    “不因企业之大而特别照顾,不因企业之小而漠视不顾。尽管尚未满分,但深圳在很大程度上做到了这一点。”王卫说。
    于是,在深圳这片土地上,诞生了华为、腾讯、比亚迪……

据新华社

    土巴兔王国彬、瀚海基因贺建奎:坚持不懈发力创新

    将近40年时间,一代代创业者奔赴深圳,在这片试验田中寻找自己的人生坐标。
    他们与特区同呼吸,共甘苦,一起展翅腾飞。勇气、环境、创新——三代深圳企业家勾勒着自己眼中的特区。

    

    深房创立者骆锦星:敢闯敢试改天换地

    顺丰总裁王卫:优化环境释放活力

    什么是深圳,吴佳尼男才女貌?新一代企业家的回答是:创新。
    2008年,26岁的江西小伙王国彬在深圳设立 *** 家装对接平台土巴兔;2012年,1984年出生的南方 *** 大学海归教授贺建奎创立瀚海基因。
    2012年,刚刚创立的瀚海基因要研发第三代基因测序仪,遭遇资本的冷遇;而事业初现前景的土巴兔,因创新推出用户满意才收款的“装修保”做法,打破业界老规矩,遭到几乎所有合作家装企业集体抵制。
    是深圳对创新的全力支持成就了两位“80后”创业者。在职能部门协调帮助下,一些公司同意继续合作,风波得以慢慢平息;贺建奎从财政获得了1000万元的启动资金,撬动风险投资,踏上了追梦的道路。
    2017年,土巴兔已在全国开通256个城市分站,平台上汇聚8万多家正规装修公司、100万名专业室内设计师,入选 *** 部火炬中心评选的独角兽企业。
    同年,瀚海基因宣布打破国外对关键 *** 的垄断,推出自主研发的第三代基因测序仪GenoCare。次年,宣布完成2亿多元人民币的A轮融资。
    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。刚刚进入新世纪,深圳就提出经济发展转型。从布局生物 *** 、新能源、新材料等战略性新兴 *** ,到培育生命健康、可穿戴设备等未来 *** ,深圳始终坚持以转型应对危机,以新理念引领发展。与此同时,深圳加大引进海外高层次人才的步伐。从2010年开始,陆续推出“孔雀计划”“促进人才优先发展81条”等系列措施,每年投入巨资培育和引进海内外高层次人才和团队。
    “随着创新驱动的深入推进,中国已经站在了新一轮 *** 突破的起点上。”贺建奎深有感触。

    骆锦星从惠阳调往深圳时已年过不惑,他做梦也想不到自己会亲历土地“第一拍”。
    1979年3月,宝安县改为深圳市,骆锦星和其他调往深圳的人被拉到宝安党校的新园招待所,几十人住进两个大房间。由于有邮电工作的经历,他一直以为自己是去邮电局任职,结果让他大出意料,被任命为房管局副局长抓基建。
    他的第一个任务是,10月份前,建好500套干部宿舍。对这个当时还被一些人念成“深川”的地方,骆锦星的印象是,臭水沟多,“苍蝇满天飞,蚊子一抓一大把。”
    1980年1月,深圳经济特区房地产公司成立,骆锦星兼任经理,“5个人,5万元资金,外加四部旧单车”。不久,内地第一个商品房小区“东湖丽苑”由深房开工建设。
    深房采取“补偿贸易”合作方式,在操作中逐渐演化出外商独资、直接收取土地使用费的做法,引发了 *** 震动。
    “逼上梁山。大家都想干事,想尽快把特区的模子搭起来,这就得尝试,就得突破。”骆锦星说。
    1984年的深圳已由小渔村变成吊塔林立的大工地,当时的“中国第一高楼”深圳国际贸易中心大厦正在迅速“长高”,开创“三天一层楼”的深圳速度。
    敢闯敢试,时间就是金钱,效率就是生命。
    骆锦星人生中的另一次“高光时刻”在1987年12月1日。他代表深房以超出底价300多万元的价格竞得深圳水库旁的一个地块。
    “525万一次,525万两次,525万三次。”内地土地拍卖的“第一槌”重重地敲下。
    第二年,经过修改的法律规定,土地的使用权可以转让。
    不久后,在“第一拍”的土地上,东晓花园建成,买房的人排成了长龙,全部楼盘售完只花了不到一个小时。
    1993年,深房完成股份制改造,9月在深交所挂牌上市。
    今年已83岁的骆锦星早在1997年就从深房总经理的位置上退下。骆锦星记得,深房有过一面市里颁发的奖旗,上面写着“敢为天下先”。第一个打破平均主义“大锅饭”工资制度、第一家由企业集团创办的银行、第一家股份制保险公司、第一家外汇调剂中心、内地第一个法人义工组织……打破重重禁锢,深圳诞生了近千个“国内第一”。
    什么是深圳?骆锦星回答说:勇气!

【责任编辑:admin】
热图 更多>>
热门文章 更多>>